当前位置: > 正文

互联网革新传统医疗:巨头跨界玩医疗

5月28日,阿里巴巴支付宝对外公布了一项旨在改变公立医院拥挤现状、帮助医院提高运转效率、更加优化资源配置的“未来医院计划”。通过这项计划,患者可以在线上就能完成挂号、候诊、缴费、查看检验报告以及医患互动等环……

当外科医生佩戴谷歌眼镜进入手术室时,当苹果推出HealthKit健康管理系统时,人们发现,充满想象力的互联网已经为医疗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思维模式:医疗服务不仅能帮助我们解决问题,更能对健康管理提供前瞻性规划。

是的,当医疗遇上了互联网,无论是智慧医疗、移动医疗,还是医疗信息化,互联网在医疗行业发展中所扮演的角色都已在从“辅助者”向“引导者”转变。

阿里、谷歌、苹果跨界玩医疗

5月28日,阿里巴巴支付宝对外公布了一项旨在改变公立医院拥挤现状、帮助医院提高运转效率、更加优化资源配置的“未来医院计划”。通过这项计划,患者可以在线上就能完成挂号、候诊、缴费、查看检验报告以及医患互动等环节。

“目前,‘未来医院计划’已在广州市妇女儿童医疗中心落地,并且在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有超过10家三甲医院都与我们达成合作意向。”阿里小微金融服务集团(筹)O2O事业部副总经理、“未来医院计划”项目负责人张建钢告诉《中国经济周刊》,“未来医院计划”保留了支付宝传统的信用评价模式,患者完成就诊后,还可以对医院和医生进行评价。

“未来我们将结合医改的推进,通过互联网在线完成电子处方、就近药物配送、转诊、医保实时报销、商业保险实时申赔等所有环节,激活整个社会医疗生态。”张建钢对记者表示,“在与更多的医院达成合作之后,支付宝还会与可穿戴设备厂商、医疗机构、政府卫生部门合作,共同搭建基于大数据的健康管理平台,实现从治疗到预防的转变。”显然,医疗健康已经成为阿里帝国志在必得的新战场。

在医疗卫生领域掘金的可不止阿里一家。在推出了惊世骇俗的谷歌眼镜之后,谷歌继续在医疗健康领域跑马圈地。据不完全统计,谷歌公司已经陆续投资了十几家相关公司。5月8日,Google Ventures斥资1.3亿美元投资了一家用大数据服务肿瘤医疗行业的创业公司Flatiron Health,这也是迄今为止Google Ventures对医疗软件领域最大的一笔投资。

同样对医疗健康产业虎视眈眈的还有“改变了世界的苹果”。在6月3日苹果全球开发者大会上,苹果公司亮出了被称为“可能是健康革命的开始”的Health应用和可以整合各种健康产品的开发工具HealthKit。从今以后,不同来源的设备和应用不再孤军奋战,都能在苹果搭建的平台上整合和交流。

医疗App主打“轻问诊”

盯上互联网医疗健康产业这块蛋糕的,不仅有IT行业巨头,更有目光独到的创业公司和创业者。据艾媒咨询《2012—2013年中国移动医疗市场年度报告》,中国医疗健康类App(移动设备应用程序)在去年就已超过2000款,而国内从事医疗App开发的企业也已超500家。而在这其中,业内规模最大、就诊人数最多的App春雨医生和它的创始人张锐无疑是绕不开的话题和人物。

这家成立于2011年的公司目前累计用户已经超过2000万,15000余名来自全国的二甲、三甲医院的医生们聚集在春雨医生这样一个医疗App平台上,每日为用户解决超过25000个医疗健康问题。

“春雨医生软件平台每天的问诊量超过中国任何一家医院的日门诊量,而且所有的问题都可以在30分钟之内得到医生的回复。系统会第一时间把用户提问放入相关科室的问题池,让空闲医生抢答并根据用户评价给予回报。所以即便是在深夜提问,仍然很快会有医生过来解答。”张锐说。

“诸如北京协和这样的明星医院每天挂号人满为患,但是在中国很多地方的二级医院病床利用率却只有80%。我们要做的就是把闲置的医生资源动员起来,让他们通过互联网来为用户提供‘轻问诊’服务。”张锐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中国95%以上去医院的就医行为都可以通过‘轻问诊’来解决。我们不解决疑难杂症,我们是给中国人提供更科学的健康指导和轻度病痛问诊。如果你感到身体不适,就可以来问春雨。”

除了颇具特色的民间医疗App,6月初,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的官方App——“国家食药监管”也悄然上线,公众可以通过手机轻松浏览信息,查阅数据。几乎在同一时间,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简称FDA)也宣布推出一项“开放的FDA”计划,旨在使开发人员、研究人员和公众能够更加便捷地访问和挖掘利用FDA所聚集的大量医疗健康数据。

医院信息化 用药零差错

互联网不仅影响了健康产品和健康服务的创新,更在潜移默化中改变着医疗管理方式、医患沟通模式和医生从业生态。

“互联网、信息化现在对于医院来说只不过是帮助我们提高效率、降低出错率的工具,我们的最终的目的还是要用它来解决人的问题。” 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院长助理、信息中心主任刘帆在接受《中国经济周刊》采访时表示,“医疗信息化的核心与价值就在于为患者、医生和护士服务。”

5月13日,北京大学人民医院通过了美国医疗卫生信息与管理系统协会(简称HIMSS)7级认证,成为亚洲第二家、国内第一家通过HIMSS 7级评审的医院,正式步入世界顶级信息化医院的行列。

“像预约挂号、移动缴费这种把IT服务延伸到患者面前的服务其实很好实现,只要多开放几个渠道,添加一两个机器就能解决。对于医院来说,更重要的是确保医疗质量安全,而信息化管理帮助医院真正做到了包括就医和配药在内的全流程、无缝隙的监督管理。”刘帆说。

“过去护士执行医嘱就靠一支笔、一张纸来记录,一旦出现问题,过程漏洞很难捕获。”刘帆告诉《中国经济周刊》,移动信息化管理不但确保了“正确的病人、正确的药品、正确的剂量、正确的时间和正确的给药途径”,更重要的是实现了全员可追踪、全程可追溯、问题有针对性可纠正,“自2012年推出药品闭环管理系统至今,我们医院的住院患者实现了用药零差错。”

刘帆告诉记者,北京大学人民医院每年在医疗信息化建设上的投入大约在一两千万,“这个数字从绝对值上听起来并不低,但是从医院年收入占比来看,其实中国各家医院都差不多控制在1%左右。欧美国家在这方面的投入要远高于中国,它们基本都保持在5%~10%的水平。”

缺乏信息共享 大数据医疗难落地

没有人能够否认互联网对医疗健康的巨大推动。但是在这场热闹的跨界革命中,大家对于信息技术所扮演的角色却有着不同的认知。

互联网企业出身的张锐表示,IT技术可以给医疗服务带来更多的新视角与新思维。“一个人去医院看病不仅要付出金钱成本,还有时间成本、生活压力成本和信任成本。而新出现的互联网健康工具可以有效帮助用户降低这四方面的成本。”

“移动医疗改变了我们的既有健康思维。每个人的每一次疾病都不是偶然,举例来说,癌症是由我们的自身基因、所处环境和生活习惯所决定的。当这些所有的东西都可以通过技术手段来解读,我们就可以对高危个体进行事前预警和防护。”张锐表示,移动医疗的意义在于把医学从一个治病的科学变成了一个教人如何预防和管理的科学。

“通过收集医疗大数据来分析国人的疾病特征,这种假设要想成立必须建立在两个条件之上:一是我们可以准确判断出某种疾病就是跟某些因素相关;二是可以有效收集数据。”刘帆认为,中国目前连医疗数据的收集都成问题,还根本谈不上数据的未来应用。

“我们现在所有的人口健康调查都是断层式调查。究其原因,就是我们没有建立起基于完整生命周期的医疗健康数据。”刘帆认为,尽管目前中国不少三甲医院基本实现医疗数据的院内共享,但是要想掌握中国人的医疗大数据,必须实现医院之间的信息共享。

“另外,在谈医疗大数据的意义之前,我们还要搞清楚它的具体价值是什么,我们到底该如何使用大数据,该拿它解决哪些问题。”在刘帆看来,尽管大家把医疗信息化的前景描述得异常美妙,但是由于中国还停留在对数据的采集阶段,缺乏分析和综合解决方案,因此那些认为医疗大数据可以帮助人们治未病的观点太过飘渺,不能帮助大数据在现阶段真正落地。

“医院和淘宝不同。淘宝通过用户数据分析判断消费者的消费倾向,从而为客户推送适合他们的产品。但是在医疗产业上,我们目前还没找到一条真正能够落地、有具体数据挖掘需求的医疗大数据使用方式。”刘帆说。

来源:新浪科技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