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正文

互联网IPv6用户增长率不足0.2%

时至今日,“全球互联网门牌号”IPv4地址阈值已至,然而,新生代技术IPv6的推广速度却并不如人们期待的那样迅捷。……

20年前,当下一代互联网协议IPv6被提上议事日程时,全球互联网专家在每个网民的心头播下这样的梦想种子。时至今日,“全球互联网门牌号”IPv4地址阈值已至,然而,新生代技术IPv6的推广速度却并不如人们期待的那样迅捷。18.4%,这是二十年后的今天全球互联网IPv6地址覆盖率的最新数据。

“让地球上的每一粒沙子都有一个IP地址!”

20年前,当下一代互联网协议IPv6被提上议事日程时,全球互联网专家在每个网民的心头播下这样的梦想种子。

时至今日,“全球互联网门牌号”IPv4地址阈值已至,然而,新生代技术IPv6的推广速度却并不如人们期待的那样迅捷。18.4%,这是二十年后的今天全球互联网IPv6地址覆盖率的最新数据。

这项前途光明的技术“种子”为何生长得如此滞缓?中国应如何破浪前行?为此,《中国科学报》记者近日采访了相关专家。

迟迟长不大的“下一代”

38年前,“互联网之父”温顿·瑟夫创建了由4组数字组成的IPv4地址,每组数字之间用小数点隔开,可以提供43亿个总协议地址,使全球电脑实现互联。

然而,从2011年开始,IPv4的分配速度就在不断下降。在刚刚结束的第14届全球IPv6峰会上,亚太互联网络信息中心副总干事Sanjaya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其最后期限即将来临。”

“采用了128位标识的IPv6地址,则相当于IPv4地址空间的4次幂,可以让地球上的每一粒沙子都拥有一个IP地址。”他解释说。

北京邮电大学教授马严也表示,我国是IP地址严重匮乏的国家,下一代互联网是宽带中国战略的重要基础。“有了IP地址,才能保证互联网络的可持续发展。”

正因为如此,1994年,IPv6推荐版本即被提上全球议事日程;1999年,全球开始确立相关标准草案、分配IPv6地址。

然而,时至今日,全球超过217个国家和地区组织整体IPv6覆盖率仅为18.4%,最近5年来全球IPv6用户及流量的年增长率不足0.2%。下一代互联网发展仍然面临软硬件升级改造、移动终端支持能力等众多挑战。

“三巨头”齐话困局

从1998年中国九大“骨干网”之一的中国教育与科研网(CERNET)加入IPv6测试网到2013年底,15年间,我国IPv6地址数量已位居世界第二位。尽管如此,现实仍不容盲目乐观。本届峰会上,中国通信“三巨头”道出了其中的问题所在。

“目前,IPv6在技术上已经不是一个瓶颈,关键问题是如何快速规模化商用。”中国联通集团下一代互联网首席专家博承鹏说。他坦言,最重要的还是投资回报的问题。“根本的问题还是实不实惠,能不能给大家带来实实在在的利益。”

他进一步分析说,当前地方政府和运营商仍处于“疑惑”或“观望”状态。比如地方政府期望抓住这一战略新兴产业的机遇,但却不知道这一新兴产业能给本地带来多少实实在在的税收;而运营商则面临业务收入大幅度下降,巨额的IPv6投资又看不清利润回报点在哪里。

来源:cnbeta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