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正文

互联网治理走向依旧不明

第四十九届ICANN会议27日在新加坡落下帷幕。但围绕美国如何移交对互联网号码分配机构(简称IANA)监管的讨论,不会随着会议的结束而结束。……

第四十九届ICANN会议27日在新加坡落下帷幕。但围绕美国如何移交对互联网号码分配机构(简称IANA)监管的讨论,不会随着会议的结束而结束。从此次会议上看,美国主导下的ICANN以及欧洲国家对“多利益相关方模式”推崇备至,希望以此作为未来互联网治理的基本原则和模式,然而发展中国家代表在会议上对“多利益相关方模式”的具体内容以及ICANN全球化的问题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我感觉台上的人时不时都要看看他的脸色”

ICANN理事会主席史蒂夫·克罗克尔、ICANN首席执行官法迪·谢哈德、美国国家电信和信息局助理局长劳伦斯·施特里克林都出席了会议。

美国商务部下属的国家电信和信息局3月14日宣布将在一定条件下,移交对IANA的监管,各方回应比较积极。

但坐在本报记者身边一位不愿意具名的专家说道,“我参加过几次ICANN会议,劳伦斯每次都来,每次都坐在台下默默听讲,不怎么说话,可我感觉台上的人时不时都要看看他的脸色”。

这样的场景正可以反映ICANN和美国政府之间的真实关系。美国并不直接指挥ICANN的日常运作,但是其影响力却是时刻可以感受到。ICANN负责管理和协调互联网核心资源之一的域名系统,特别是根域名位居互联网域名系统架构顶端,是全球互联网的神经中枢。

尽管美国选择做出一个“开明”的姿态,但参会者都知道对IANA的监管最终实际上都还掌握在美国政府的手中。

在会上,谢哈德一再强调对移交方案的制定没有明确最后期限,此次新加坡会议并不涉及移交方案的实质性内容。

谢哈德在介绍ICANN负责IANA监管权移交方案的团队时,一位ICANN理事会成员打断谢哈德,尖锐地问,“为什么普通互联网用户没有代表在其中”。

在会议的公开讨论上,讨论的范围事先作了规定,发言者被要求将发言限制在2分钟内,但基本所有发言都集中在移交过程,特别是“要把每一方都包括进来”“要保证互联网的稳定和安全”这两点上。发言者非常有激情,但是绝大多数情况下,坐在台上的移交团队代表只是做出“谢谢”“知道了”等简单回答。

ICANN需要结构改革,提升政府在其中的角色和作用

无论是美国设定的IANA监管权移交条件,还是宏观层面的互联网治理,会场上讨论最多的就是“多利益相关方模式”这个词。这个模式的实质内容到底应包含什么?这是各方争论的焦点。

ICANN利益相关方参与项目负责人之一沃希亚对本报记者表示,“在多方利益相关者模型中,无论是各国政府、私营机构、民间团体、其他互联网组织,还是普通的互联网用户,每一方都是平等的,没有哪一方更加重要”。但伊朗政府代表阿瑞斯泰提出这样的问题,“所谓的平等,到底指的是什么方面的平等?”

这个问题或许道出了许多发展中国家代表的心声。按照美国主推的ICANN架构,政府代表组成的政府咨询委员会只能向ICANN理事会提供咨询意见,而且这个意见不具约束力;政府咨询委员会主席兼任ICANN理事会成员,但不具有投票权。这就表明,政府角色在美国的框架模式中,受到大幅弱化。

互联网的开放性有赖于企业、用户、政府、非政府组织等多方的积极参与,因此未来互联网治理只有“平等”让各方参与,才能形成平衡的表达。而政府同样是非常重要的利益相关方。

中国政府代表认为,按照目前ICANN所提出的模式,政府参与的程度不足,发声的渠道不多,维护公共利益的手段有限,因此希望ICANN改革结构,提升政府在其中的角色和作用。

来自中国工信部的代表表示,“中国政府出发点是确保互联网又好又快地发展,政府平衡国内各个利益相关方的观点和利益,最大程度维护公共利益,保证它的安全和健康有序发展”。

肯尼亚电信服务提供商协会负责人阿宋嘉发言时强调,“在非洲,政府往往是公共利益的看守人。这一点不能遗忘。”

“ICANN模式中,不同区域群体参与的不平衡问题十分严重”

目前ICANN独家掌握着互联网唯一一套域名系统。所有参会者有一个基本共识:没有变革,不在代表性、独立性、问责等核心问题上做出改进,ICANN掌握互联网核心资源的合法性就会被质疑。

阿瑞斯泰发言说:“多利益相关方模式存在很多形式,并不是说ICANN自身遵循的模式方案就是最优的。”

谢哈德表示:“关于ICANN变革的任何方面都可以谈。”但是巴西和秘鲁政府代表对ICANN的透明度提出质疑和不满。在与亚马逊公司关于.amazon域名的争夺中,秘鲁政府代表表示,秘鲁和巴西已经严格遵循ICANN《新通用顶级域名申请指导手册》的每一项程序,政府咨询委员会也一致通过决议,建议ICANN理事会拒绝亚马逊公司的域名申请,“我们已经等了9个月没有结果。如果ICANN没有遵守自己的程序,我们为什么要认真遵守?”

葡萄牙政府代表发言认为,ICANN亟须完善自己宣称的向公共利益负责的问责制度。

中国政府代表在发言中就ICANN的代表性列举数字:参与ICANN内部工作组中的人员,来自北美国家的占75%,欧洲占15%,其余10%来自亚、非、拉美国家;“ICANN模式中,不同区域群体参与的不平衡问题十分严重”。这番发言得到与会代表的积极响应。下月23、24日在巴西圣保罗召开的Netmundial大会将就全球互联网治理的原则作进一步讨论。ICANN希望将自己作为多利益相关方模式的典范和互联网治理的最佳方案展现于大会上。然而,距离真正的全球化,ICANN显然还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

来源:cnbeta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