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正文

手机应用提高生活质量但逐渐丧失自我

著名科技网站《连线》刊登评论文章称,虽然现在有很多应用貌似很有用,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但是它们也会让人们逐渐丧失自我,变得不爱交际。……

著名科技网站《连线》刊登评论文章称,虽然现在有很多应用貌似很有用,提高了人们的生活质量,但是它们也会让人们逐渐丧失自我,变得不爱交际。

文章大意如下:

虽然我绝不是那种盲目迷恋摒弃任何技术的田园生活的人,但是我们确实应该考虑一下现在的各种应用和工具会对我们的生活造成什么样的后果了。

虽然那些应用和工具会提醒我们与对我们很重要的人联系,提高我们的意志力,为我们提供道德规范以及鼓励我们讲礼貌,但是我们发现还有一种新的技术正在慢慢浮现,它们在提高我们的智力和生活质量的同时,也开始自动影响和替代我们的人文精神。

不妨举个具体的例子来说明这一点。我不想去重复技术大腕经常挂在嘴边的那些老生常谈的内容,我与BroApp的开发者们一起探讨了这个问题。BroApp是一款“聪明的关系辅助应用”,它可以帮助用户每天自动向重要的人发送问候信息。它自称可以通过“无缝的关系外包”最大可能地构建人与人之间的良好关系。

现在看来,这款应用很可能是一款抄袭之作。它的开发者詹姆斯和汤姆没有告诉我他们的全名是什么。但是他们之中的某一位显然掌握了一定的工程技术和数学方面的专业知识,而另一位则是设计与应用金融方面的专家。他们深入地思考过为什么社会需要人际关系管理工具以及这类工具将逐渐融入人们的日常生活的问题。

我在本文中描述和分享的内容均得到了他们的准许,也是他们开发BroApp的基本原理。我认为该原理并不仅仅适用于这一款应用。因此,即便它是一款抄袭之作,但它抓住了自动应用趋势和技术社区普遍抱有的信仰。

首先,我们来快速回顾一下BroApp的工作原理:它不仅能够发送预先设定好的短信息,而且还预装了12条短信息以方便用户上手。开发者们还采取了一些措施来隐藏它背后的自动处理功能,在某些特定的区域,这款应用会自动关闭。比如,当你跟女朋友在一起的时候,这款应用就不会自动代你给她发信息了,否则不就穿帮了吗?这款应用甚至还有一个评估系统,以降低同一条信息被频繁发送的风险。

尽管这款应用号称其最大的好处就是让你可以有更多的时间跟老友在一起,但是据开发者们透露,其实一开始测试的时候,还包括其他一些应用环境,比如一位女孩利用它来给男朋友发信息,也有人利用它每周向自己的母亲发几次问候的信息。

暂时先抛开性别上的问题,可以说的东西还是很多的。但我并不想否认这样一个事实,即这种应用肯定会令性别歧视的问题加剧,而且它肯定会助长技术行业的大男子主义。

然而这款应用还说明了其他一些更为微妙的问题,令我更希望把重点集中在它的功能而不是对它的评价上面。

优化效率的技术对社会是有好处的

它的开发者认为,BroApp对社会是有益的,因为它可以令人身心愉悦而且不会造成不良后果。为了说服我接受这一观点,詹姆斯和汤姆给我描述了这样一个例子:“一位年轻人开始使用BroApp给女朋友发信息,他设定的计划是每天中午12点给女友发一条信息。他注意到,当他晚上下班回到家的时候,他的女朋友比以前更开心了。这位年轻人再也不用为工作忙而忘了给女朋友发信息而发愁了。他的女朋友也比以前更开心了,因为她认为男朋友很重视两人之间的关系。”

最有趣的是,BroApp的开发者利用经济学方面的术语来描述了这一功能,它提高了双方的幸福感。正如他们所说的:“难道这不是一个帕累托最优(人人都更开心,没有人更不开心)结果吗?”但是正如其他的经济学家看到的那样,从个人自由度的角度来说,帕累托最优其实并不是最优的。

詹姆斯和汤姆还利用算法和线性等方面的术语阐述了非线性、复杂的人际交流以及人际关系中的微妙差异。描述双赢的喜悦比如BroApp能够带给人们的那种双方都更加开心的结果却是很有鼓动性,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人际交流的效率提高了,而且交流的质量也没有降低。但是正如利用过于简单的方式来表达感激之情会令社交礼仪渐渐被人们遗忘一样,利用技术上的小花招来增加恋人之间的交流频率也会削弱两人关系中所包含的道德承诺。

技术进步是不可避免的,它是技术的宿命

BroApp的开发者们相信,它是向着影片《她》中所描述的世界迈出的一小步。在《她》中,主人公爱上了一个智能操作系统。虽然智能操作系统还只存在与科幻小说中,但是现在已经出现了很多数字辅助工具,它们肯定会去预测我们的需求甚至犹有过之。BroApp的开发者们认为,人们应当接受这种不可避免的东西,因为技术变革的进程是我们不可能拒绝的。

在进一步阐述的时候,他们引述了凯文凯利(KevinKelly)撰写的《技术想要什么》一书造成的影响力,并且作出了几项预测。詹姆斯和汤姆说:“我们相信无人驾驶汽车的广泛普及是不可避免的吗?是的。我们相信高于人级的人工智能是不可避免的吗?是的。”

他们说:“只要市场上有一处空白,比如自动化人际关系辅助工具,就会有企业家去填补它。无数的企业家正在研究各种技术,因此肯定会得到这样的结果。抛开道德上的影响或社会退步不谈,如果人们发现某种技术是有用的,就会有人去开发它,就会有人去使用它。”

我们不能也不应该拒绝自动化

BroApp的开发者们作出的另一项大胆预测是,随着人工智能变得越来越专业化,我们会发现自己比以前更难去拒绝算法判断。

如果有一种巧妙并且并不昂贵的技术能够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轻松,拒绝接受它的帮助难道不是很荒谬吗?实际上,现在还有人抱着人比机器更优秀的古板观点。

当然,我们不擅长做或不想做的事情其实是很多的,数字辅助工具、应用和算法可以为我们提供帮助。我也看到人们越来越依赖于某些外包性的技术,因为它们确实很有帮助。但我还是认为人们应该牢记一点:过分的依赖是有问题的。有些辅助工具对人有益,有些辅助工具会削弱人的自主性,这两者之间并不总是泾渭分明的,但是确实存在一个临界点。我们不能过分夸大它们的作用,也不能假装它们不存在。

在改变常规之前,技术变革首先只会引起不安

最后,詹姆斯和汤姆说,这类创新应用必然会改变人际关系,很多对此感到不安的人必然会经历一段焦虑期。但那只是暂时的,随着时间的推移,人们的焦虑或不安就会消失,一种新的常规就会慢慢出现。

这也就是说,一开始有些人会因为自动收发甜蜜的短信息而感到坐卧不安,但是过一段时间之后,他们就安之若素了。

我们发现情况确实如此。但是也有很多相反的例子,如果不正确地区分不同类型的案例之间的真正区别,我们就会很容易地得出错误的结论。按照BroApp的开发者们所用的逻辑,我们应该接受“个人隐私已经不存在了”的观点,迎接公开的生活。但是如果我们能够从斯诺登事件中学到一些教训的话,我们就应该明白,公众也可以被唤醒,他们会对责任提出要求,当他们意识到很多决策都是由少数人制定出来的后果之后,情况就会发生改变。

最后,我之所以说象BroApp那样的技术是有问题的,原因是它们带有欺诈的性质。它们介入了人们应该表现出诚实和真诚时的重要环境,而将那些深层次的道德价值当作是不相干的东西甚至是它们想攻克的障碍物。如果不是那样,BroApp的说明文件中就不会包括这样的警告语:“当然,如果一位女孩发现她的男朋友在使用BroApp的话,那她肯定会不高兴的。”

在我们的谈话中,詹姆斯和汤姆谈的都是些与现实相反的主观感觉。他们说,关键是那位年轻人的女朋友会感到高兴,因为她将感觉到她的男朋友比以前更在意两人的关系了。但是只讲感觉本身就错了。当我们向某人作出承诺的时候,我们基本上就等于承诺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去了解他们的需求和愿望,我们会对他们因为喜怒哀乐而表现出来的各种迹象非常敏感并作出相应的回应,而不是给他们一种“我们是忠诚的和敏感的”的感觉。

人们很容易得出象BroApp那样的应用是很有用的辅助工具这样的结论,人们很可能会认为那些辅助工具会代替我们做很多事,会让我们的生活变得更加美好。但是我们让那些辅助工具代替我们做得越多,我们失去的自我就越多。

现在,如果人们真的利用这些应用去定制和规划他们的个人通讯的话,那些应用真的只是帮我们做些琐事吗?那或许是有一定用处的,但是事实上,惰性其实是一种非常强大的力量,人们以后可能就再也不会去做由应用代替我们做的那些事了。

而且,就算某些人以后可能还会自己亲自去做那些事,由应用去自动发送问候信息跟人们在应该表达情意的时候诚心诚意地去发送信息之间也有重要的区别。

来源:cnbeta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