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正文

可穿戴技术未来面临的7个道德困境

每一种真正具备颠覆性的技术发展都会带来自己那一套道德标准。在贝尔发明电话之前,谁会去担心打扰了某人的晚餐或者是为虚拟好友花冤枉钱?或者说在短信崛起之前,谁又会担心玩手机会惹恼家庭成员呢?……

每一种真正具备颠覆性的技术发展都会带来自己那一套道德标准。在贝尔发明电话之前,谁会去担心打扰了某人的晚餐或者是为虚拟好友花冤枉钱?或者说在短信崛起之前,谁又会担心玩手机会惹恼家庭成员呢?即便目前只有几千人在使用谷歌眼镜,整个社会已经开始争论应不应该把它带到酒吧,或是在开车时使用。

随着下一代可穿戴设备具备增强现实功能的能力,更多的疑问也接踵而至,来讨论这种技术应该或是不应该如何使用。

科技网站Laptopmag最近访问了道德、计算机和隐私领域的专家,来回答可穿戴技术在未来真正普及之后会面临的道德问题:

1.我应该随时随地都佩带着智能眼镜吗?

出于对隐私性的担忧,一些酒吧和赌场已经出台了禁止佩戴谷歌眼镜的禁令。但是,这些场所却不敢去禁止同样可以拍照和录像的智能手机,因为每位顾客都携带着一部。那这些地方应该成为非谷歌眼镜地带吗?

“人类在受到惊吓之后并不总是会理性行事,”华盛顿智囊团未来隐私论坛(Future of Privacy Forum)执行总监及联合董事长Jules Polonetsky说道,“有时候,那些你认为会具备入侵的东西最后都被很好地接纳了。”Polonetsky指出,电话的来电显示和柯达的便携相机在问世时都曾经引发过对于隐私的巨大担忧(柯达的相机一度在许多公共场所遭禁),但它们都很快被接受了。

“我们需要法律法规来限制智能眼镜的使用,”多伦多大学Steve Mann教授说道。此人被广泛认为是可穿戴技术之父,他佩戴自己制作的“EyeTap”装置已经30年了。Mann认为,他的智能眼镜已经成为了他身体的一部分,因为它会帮助自己去感知这个世界,就像是处方镜片对于近视患者一样。

他在即将发表的一篇专栏当中写道:“禁止智能眼镜对于身体的完整性来说是一种比禁止普通处方眼镜更大的侮辱。”

2.我可以录下看到的任何东西吗?

没人会阻止你记忆自己看到的东西。但是,数字化的记忆要比人类自身的记忆准确的多,所以拍摄会让许多人和机构感到不快。你自己又是否习惯于被朋友拍呢?

成立了《纽约时报》伦理学家专栏、同时发表了两本伦理书籍的Randy Cohen说,记录你在户外游览的景致没有问题,但拍摄和其他人的互动是错误的,除非你告诉他们你正在拍摄。

“我认为这么做是错的,带着点欺骗性,”在被问及有关录制谈话内容的问题时,Cohen这样回答道,“因为没有被人录音的假设已经深深地扎根于我们的社交活动当中。”

但是,在数字化的未来,Cohen认为捕捉某人私密的谈话也许是可以接受的,就像是我们今天写日记一样。“我认为某人可以对所发生事件的视频和音频进行录制的话,那我们可能会感到更舒服一些,只要这些都是私下使用,不会公开,”他说,“在向另一个人展示这些内容之前,它们不会造成什么明显的伤害。”

对于Mann来说,你通过可穿戴设备所记录的数字化记忆和人类大脑的记忆是一样的,只要这是为了个人和公众的好处着想。在最近的一次TEDx演讲当中,Mann倡导了他所谓的“监视”——为了人身安全和公共诚信来录制你周围的内容。Mann指出,在许多案例当中,受害者都使用自己的私人相机记录下了警察的不正当行为,而来自警方的视频资料却被修改。

Mann认为,政府和企业都不应该使用来自监控摄像头的视频作为法庭证据,除非他们也允许别人来进行拍摄。“为什么我们必须使用摄像头来保护商店货架上糖果的福利,而人们却无法通过摄像头来保护自己?”他问道。

Cohen也同意对于更大透明度的需求,但为了保护政府或是商业机密,被视频监控但自己却没有权利去拍摄在道德上有时候也是可以接受的。

“有的商业机密是合法的。比如说,我跑到苹果的实验室里走了一圈,那里头就有安全摄像头——我不认为他们不允许我对实验室里的环境进行拍摄是不合理的,”Cohen说,“这种对于平等的要求并非在任何地方都适用。”

3.我能把智能眼镜带到课堂上,甚至是在考试当中使用吗?

如果可穿戴设备成为你记忆的拓展,那为什么你必须去摘下它们,即使是在考试当中?考试的目的是为了测试你的记忆力?即使你的数字化记忆会一直停留在你的脑袋上?

Mann允许他的学生在考试当中使用智能眼镜,或者是任何的笔记或计算系统。但是,他要求他们不要连接到其他学生的设备上。

“这取决于你正在学习的事物的本质,”Cohen说道,“比如在某些数学课当中,教授允许你携带某些方程式的列表,或者是使用计算器,因为你要接受的是对于其他方面的测试,这些东西试图去教会你一些别的,同时的确对你的学习有所帮助。

4.我能在自己的眼镜当中改变你的外观吗?

今天的智能手机相机软件已经能对拍摄到的图片进行大幅修改了。而在未来,你说不定可以在透过眼镜看到的景象当中完全屏蔽掉某个人,或者是你老婆/老公身上难看的胎记。

“如果你只是去改变自己看到的东西,我觉得你想怎么样都行,”Cohen说,“但是,改变传统观察方式的行为在我看来会将你置于危险当中,并且会限制你的体验。无论怎样,你的体验都会贬值,这也会影响你去理解人类的能力。”

但是,如果你把修改过的图像和别人分享,你将会承担上和如今的图片记者相同的道德负担。“摄影师的责任是对现实进行还原,但这是非常主观,也是不可避免”他说。

5.当我的眼前显示着数据内容时,我是否需要把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你身上?

在今天,人们在和家人吃饭、参加商业会议、或者是进行私密交谈时都会时不时地看自己的手机。但这样做会有点难为情,因为你看手机的动作会被别人注意到。那如果每个人都带着自己的智能眼镜,并把短信、邮件和社交网络通知都放在自己的眼前,这会带来什么样的情形呢?在现实世界和虚拟世界分化自己的注意力是不是会变得可以接受了呢?

about.com的礼仪专家Debby Mayne认为老式的行为举止在未来依然适用,你在谈话当中依然需要给予对方100%的关注,或者至少让他们知道你分心了。“当面对面或者在电话当中和别人讲话时,把所有的关注都集中在对方身上是有必要的,”Mayne说道,“但是,如果你必须要同时做别的事,你得让对方知道,并让他们选择是不是需要稍后再谈。技术应该去增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而不是取而代之。”

Cohen说,人们的期待在变,年轻人并不认为在谈话当中低头看手机是不礼貌的,特别是和许多人一起聊天时。但是,他认为短暂的分心会毁掉人际关系。

“如果你想和其他人进行交流,就必须全心全意,”他说,“如果你频繁地去看别的东西并因此分心,你所得到的交流会非常浅薄和脱节,并显得不够有见地、温柔和有爱。”

6.当你面对着某人的时候,去Google他是不是有点不礼貌?

在你和某人见面之前,你是不是经常会在Google上搜索他/她呢?阅读某人的Facebook主页或是LinkedIn档案的确可以帮助你和对方套近乎,并更好地去理解他们的专业背景。但如果你的智能眼镜能够进行面部识别,并立刻向你显示出对方的名字、简历和最后5分钟发的微博,这会带来怎样的情况?

Cohen认为,使用你刚刚从互联网上获取到的信息来和对方套近乎的行为是不道德的,因为这暗示你比平常要更在乎某人。如果你才使用智能眼镜从一位商务联系人的Facebook上看到了他女儿的毕业照,就要去道贺,这种套近乎的方式其实很假。

“这是欺骗的问题。传统的人际交往表明,(对于对方)信息的掌握代表着你对于这些信息和对方看的有多重,”Cohen说,“噢,你记得我家孩子的生日?这的确可以说明你的确在意我。”

但是,Cohen指出,在未来,仅仅记住别人的个人细节将不再具备这样的作用。当人们指望你在当下去阅读他们的在线信息,把这些内容存储在大脑里并不比从云端或者是电子设备上面获取显得更有价值。

对于Mayne来说,这个问题完全在于对方知不知情。她说,如果你必须要在和对方会面的时候来Google他,就当面问他可不可以搜索他。但是,还有什么比告诉对方“我正在看你的Facebook主页,等会我们就有的聊了”这样的话更加尴尬的了。

7.我应该去观察我家小孩正在看的东西吗?

如果你认为如今的家长对于自家孩子已经关心过度,等到孩子们都在头上戴着可穿戴摄像头的时候再看吧。在未来,你可以录制自己看到的一切内容,那家长利用自己孩子的摄像头来观察他们一整天所经历的东西又合不合适呢?

Cohen说,虽然家长有责任保证自己孩子的安全,但监视他们的活动是错误的,除非家长有理由去怀疑自己的孩子正处于危险当中。

“这种东西明白无误地表明了家长不信任自己的孩子,这会破坏双方的关系,”Cohen说,“但是,在极端的情况下,可穿戴设备的确可以帮助家长营救正处于危险境况当中的孩子。但这种情况非常罕见。”

来源:cnbeta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