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正文

阿里蔡崇信:没有人真正痴迷于上市

摩根大通打来一通电话……接着,又是高盛和摩根斯坦利。就这样,蔡崇信的电话响个不停。当然,假如你从未听说过他,也情有可原。……

摩根大通打来一通电话……接着,又是高盛和摩根斯坦利。就这样,蔡崇信的电话响个不停。当然,假如你从未听说过他,也情有可原。

蔡崇信甚至都不是阿里巴巴集团CEO,但他几乎已成为这个世界上最受华尔街欢迎的执行官了,背后最关键的原因:他手握阿里巴巴IPO的决定权,这家中国电子商务巨擘的IPO,有可能是这个时代最大的IPO.

在亚马逊面前,阿里巴巴好似一个潜力无穷的巨人。据美国研究公司零售网集团的调查数据显示,2012年淘宝网和天猫商品销售总额超过1万亿元人民币(约合1600亿美元),而亚马逊当年销售额为860亿美元。

其上市的估值或将超过1500亿美元,超过了Facebook或谷歌IPO时的价值。对于华尔街,幸运的承销商将会得到一笔数十亿美元的丰厚承销金。

蔡崇信,一个土生土长的“台湾囝仔”,前美国纽约州职业律师,毕业于耶鲁大学。他并不是阿里巴巴集团更著名的创始人马云,但却因跟随掌门人为筹备上市做重大决策,而使得“蔡崇信”这个名字扬名于投行精英圈中。

现任阿里巴巴集团执行副主席的蔡崇信,曾在一次很少见的采访中表示,“当人们都说他们喜欢你,很想和你谈谈的这种感觉非常好。”不过他试图淡化这种感受,“上市只是一个里程碑,但公司仍在继续发展,还有许多上市之外的事。”

阿里巴巴集团的上市被视为在中国本土创新的关键转折点,这可能也预示着一波又一波对其他中国科技公司的新关注浪潮,比如腾讯。

纵观阿里巴巴的规模,在“双十一”这个巨大网络狂欢节当天,有超过3亿人浏览了阿里巴巴的网站页面,共有约1.58亿个快递包裹顺利交付。

阿里巴巴集团未来上市成功与否,不仅对阿里巴巴公司命运至关重要,对雅虎及其首席执行官玛丽莎-梅耶尔来说,其重要性也不言而喻。雅虎目前持有阿里巴巴集团24%的股权,去年雅虎股价上涨了107%,很大程度上是由于阿里巴巴估值猛涨导致的连锁反应。

上市对蔡崇信个人而言也相当重要,他在公司所拥有的股权令其身价逼近20亿美元。

马云第一次邀请蔡崇信加盟公司,是在1999年。这已是相当久远的事,马云问蔡崇信,“我只付得起你每月50美金的薪水,你还愿意跟我一起干吗?”

“但没想到,”马云回忆这段面谈经历时说,“当他说他仍想加入我们时,我非常惊讶。”

本月即将步入“知天命”之年的蔡崇信,在上世纪90年代初曾任美国苏利文克伦威尔律所的合伙人,后成为私募股权投资者,工作与一家瑞典投资公司。马云在那时邀请他考虑加入阿里巴巴工作的事情。

“我们在硅谷呆了一个星期,被所有的风险投资家拒绝。”马云说,“那时我问他,‘你还想加入我们吗?’”

马云透露,当时蔡崇信的妻子已有孕在身,她要求在丈夫给出是否加入阿里的答复之前,先前往杭州看一眼这家公司。蔡崇信的妻子跟马云是这么讲的,“我希望去亲自看一看,是因为我觉得我丈夫疯了!如果我默许了他,那么我也疯了,可是,如果我不同意,他将会恨我一辈子。”

这简直就是一生的彩票投注!在马云眼里,蔡崇信是一个注重细节的人,他能够协助处理一系列的交易直至帮公司成为业界的主宰。

马云向外人如此阐述他们的伙伴关系:“我们是两个很不同的人。我特别的草根,但他却受过专业教育并训练有素,讲究纪律且非常聪明。”

蔡崇信说,他之所以离开律师事务所去追求投资和创业,受启发于一次和高盛银行家们的会谈,那时的他仍就职于苏利文克伦威尔律所。

蔡崇信解释说:我去参加一个会,当时高盛寻求的是离岸合作伙关系。因为税务问题,它必须建立在开曼群岛。

蔡崇信接着说,高盛的银行家们被告知,他们在开曼群岛需要一个能真正进行交易操作的人。这时,“一个站在角落里的年轻人,有点耷拉地靠在椅子上,仿佛在说,‘是啊,我想我就要搬到开曼群岛去开展这交易了。’他看起来二十七八岁,而那时候我也差不多是这个年纪。此时首席律师发话了,‘我们需要一个更高层的人参与。’”

蔡感慨了下说,“然而那个人看起来,好像就在说‘我就是合伙人’,可这只是一个27岁的年轻小伙子啊。这件事情给我打击很大。”

当然现在,高盛也会对他抛出橄榄枝,但蔡崇信的部分工作就是对公司上市的形象维护,确保公司文化不被歪曲的谣言所影响。

“每个员工的个人财务收入都与公司息息相关,很显然大家都会在心里盘算着数学题,‘我拥有这么多的股份。’”蔡崇信说,“没有什么比我看见自己的员工在提升个人收入方面更令我高兴。这也是他们每天来上班,辛勤劳动的成果。唯独消极方面,人们开始变得有些自满。”

他还试图把所有的银行家们汇集起来,当他在几年前帮助子公司阿里巴巴B2B上市时说,“我对那些银行家们说,‘你们都需要互相合作来进行工作。’我不想要一个IPO让银行家们互相恶战,当然这也是他们容易倾向做的。第二就是不能中断业务,因为我们不希望人们被IPO迷失方向。”

目前,尚不清楚阿里巴巴集团上市的可能时间。蔡崇信说,在2013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公司对IPO已经按了暂停的按钮,因此上市不会有人们预想的在今年内那么快。“我们并没有在正式场合敲定任何进展,”蔡崇信说,那些所谓的猜测可以继续让银行和交易所们玩。

推迟的其中一个原因是在去年秋天,港交所否决了阿里巴巴上市的计划,因为港交所的规则禁止公司合伙人架构,让少数股东掌握公司。而阿里巴巴的创始人想要保留对公司的掌握,他们所提出的构架在香港显得非比寻常,这种努力也是某种程度上效仿竞争对手如谷歌和Facebook,后两者在公司上市后仍由创始人掌握。

这笔被拒绝的交易,已经成为各国证交所竞争的新亮点。

蔡崇信认为,港交所董事会拒绝上市的说辞是套“道德”论点,称阿里巴巴所提供的架构不够民主。

“没有什么比上市更具商业化的了,这也不是恰当的时间或者地点去真正谈论道德。”蔡崇信说,“我们只是要求,有一个架构能让公司的这群管理者们——我们称之为合伙人的同伴,在董事会内拥有更高层次影响力。”

事实上在美国,尽管有一些投资者对这样的特殊股权架构采取批评姿态,但此种架构仍然已成为常态。

蔡崇信说自己最担心的,是香港因落后于世界其他地区而做出的判断,这样其对未来的意味可能不言而喻。

“我认为整个香港在重塑自身经济方面,确实需要真正重新去思考,去关注科技以及其他的新事务。”

而此刻,蔡崇信露出微笑,将周围潜在的炒作统统否认了。他说,“没有人是真正痴迷于上市的。”

但我们都知道,这场游戏尚不会结束…

来源:199IT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