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91科技资讯站 > 移动互联网 > > 正文

北京“招安”打车软件 费用分配尚不明确

7月1日,北京交委公布《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提出手机电召服务运营商应用软件须经本市出租汽车行业主管部门备案,获得授权许可,接入行业统一电召服务平台。……

“原来可以不花钱的事情,(现在)非要5块钱。”北京官方96106叫车平台收编打车软件一事引发大批网友在网上“吐槽”。

7月1日,北京交委公布《北京市出租汽车手机电召服务管理实施细则》,提出手机电召服务运营商应用软件须经本市出租汽车行业主管部门备案,获得授权许可,接入行业统一电召服务平台,与出租汽车调度中心“96106”签署合作协议,绑定服务、联合调派。

而注册的驾驶员、车辆等信息须经行业统一电召服务平台认证后,方可提供服务。这一举措被民间视作以规范市场名义对各类打车软件的一场“招安”。

过去一段时间,打车软件已经风靡北京、上海等城市,大多软件采取免费或者自愿加价的方式,通过预约加价0、5、10、20元,让乘客快捷地叫到出租车,出租车司机也能获得更高的收入,降低空驶率。

不过,打车软件风行也带动了大批的黑车“分一杯羹”,并助推了变相加价现象。这使得各地主管方采取谨慎的态度——深圳市要求出租车公司删除该软件,上海、南京市主管部门则提出“严打”叫车软件的加价服务,而北京市则直接采取将民间软件纳入官方平台的方式。

按照上述实施细则,北京交委要求民间打车软件必须纳入官方96106平台才可以运行,否则为非法,纳入官方平台后,收费标准统一为即时召车服务5元,提前4小时召车服务费6元。

而此前,出租车司机对今年6月1日启用的北京市出租车电召服务平台96106响应并不积极。尽管北京市出租车刚刚涨价,但是因为民间叫车软件往往有乘客愿意给出更高的加价,更能调动司机的积极性。

北京传知行研究所研究员由晨立认为,此前北京黑车比正规出租车还多,打车软件实际上是革了牌照的命。而打车软件作为新技术手段运用到出租车领域,将大势所趋。

由晨立认为,北京市推出召车的公共平台的初衷是好的,但是也应该允许私营公司进入,“因为这可以引用竞争的办法,看谁更有效率,进而提供更优质的服务”。

打车软件全部纳入统一电召管理后,强制收入的费用如何分配尚不明确。

北京工业大学交通运输规划与管理博士生导师陈艳艳认为,与公交车公益性质相比,出租车有一定的商业性质,会受到市场供需波动的影响。如果是在乘车高峰、供需矛盾比较突出的时段,应允许价格可以有适当的浮动。

编辑点评:政府部门在进行监管时是否过度干预市场?叫停打车软件或者“收编”打车软件都不利于打车软件行业和出租车行业的发展。

来源:网易科技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