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91科技资讯站 > 合作 > > 正文

滴滴“受阻” 映客成“分享经济”新范本?

国庆长假后首日,京沪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不约而同地发布了网约车新规。其中,京沪两地的“限外”政策,两地都明确规定,从事网约车,需京人京车、沪人沪车,作为网约车行业龙头的滴滴备受打击,有人已经喊出“滴滴已死”的口号。……

国庆长假后首日,京沪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不约而同地发布了网约车新规。其中,京沪两地的“限外”政策,两地都明确规定,从事网约车,需京人京车、沪人沪车,作为网约车行业龙头的滴滴备受打击,有人已经喊出“滴滴已死”的口号。

反观同为创业公司,都因为分享经济的走红而快速成长,也一样面临监管的直播行业翘楚映客,却在将监管压力变成助力,从同行中脱颖而出,继续疾驰。 

映客、滴滴背后:分享经济与隐性失业  硬币的两面

映客与滴滴都被看作分享经济的范本,不同在于映客是主播们的空闲时间与才艺的分享平台,而滴滴则是司机空闲车辆与时间的分享平台。而这些空闲的背后则可能是经济下行状态下的社会学课题——隐性失业。

隐性失业是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的现象,又名亚失业,指员工被减少薪水、无薪休假、缩减工时、削减福利等弹性工作安排。

今年6月,伦敦经济谘询机构Fathom Consulting统计数据显示,中国的失业率有可能是官方估值的三倍,而官方公布的调查失业率多年来一直稳定徘徊在5%附近。

从某种程度上来说,分享经济与隐性失业是一个硬币的两面。映客、滴滴这样的分享经济范本平台可以给参与者带来一定的收入,而这也正成为一些隐性失业者的收入来源。

而映客、滴滴实际上在分享经济走红或者说隐性失业人群增长的同时也一直在发展壮大。

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东三省的GDP增速在全国垫底,辽黑吉三省分别是全国倒数第一、第三和第四,而在2016年第一季度中,辽宁省GDP则出现负增长,继续垫底。糟糕的GDP增长率数字背后,则是稀少的工作机会。

根据易观公布的直播网络主播地域分布显示,20.27%的主播来自东北三省,仅次于华东六省一市(上海市)的27.53%。2016年微博“超级红人节”票选出的十大网络主播中,有6个是东北人。

2015至2016年间,与东北经济增长失速同时进行的是映客的快速成长。据Quest Mobile发布的网络直播APP行业MAU趋势显示,成立一年的映客在今年6月已经超越YY、斗鱼等直播平台领衔第一梯队。同时,据Talking Data发布的《2016移动视频直播应用行业报告》显示,今年5月映客就以0.73%的活跃率占据移动视频直播应用活跃率Top20的榜首。目前映客的用户量超过1.3亿,日活达到1500万。

从映客发展与东北经济的“逆向互动”上,我们可以感受到映客这样的直播平台对东北地区隐性失业人口的意义。

滴滴在中国的注册司机超过了1000万,而Uber在全球的注册司机也仅有300万。截至5月底,滴滴已经为17个重点去产能省份提供的388.6万就业机会。7月18日,滴滴出行发布《移动出行支持重点去产能神风下岗再就业报告》。报告显示,去产能行业司机在有85.4%为兼职司机。

监管来临:映客疾驰、滴滴受阻

国庆长假后首日,京沪广深四个一线城市,不约而同地发布了网约车新规。其中,京沪两地的“限外”政策,两地都明确规定,从事网约车,需京人京车、沪人沪车,引发整个社会的关注。

这轮监管将使滴滴车辆供给骤减、司机大幅减少以及网约车车费翻倍,这将给滴滴用户活跃度带来巨大打击,有创投人士表示,在上述政策未出现之前,滴滴估值曾高达350亿元,并有宏大计划,如今若上述地方细则最终执行,保守估计其估值将缩减至原来三分之一。甚至有人已经高喊:滴滴已死。

同样是面对监管,映客却有望从中获益。2016年9月,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下发《关于加强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服务管理有关问题的通知》,要求网络视听节目直播机构持《信息网络传播视听节目许可证》上岗。这一规定也被称为“史上最严直播监管令”,各大媒体纷纷借此预言中小型直播平台或将面临没顶之灾,直播大战将提前结束。

调控来临前后,映客的疾驰之势从未停歇。在奥运期间,映客通过自己的 “奥运组合拳”迎来了一次大规模的爆发。一是以直播的方式全程参与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名牌栏目《经济之声》和奥运特别节目《三人五环》。二是邀请了傅园慧、龙清泉、秦凯、何姿、苏炳添等奥运健儿直播。三是映客全新广告片在奥运期间黄金广告时段登陆了CCTV1和CCTV5频道。

映客对每一个运动员,进行赛前预测解析,从而在引发热点之后,扩散热点,甚至大范围的引爆,最终成为了观众粉丝们观看的爆点。

映客作为网络直播奥运的领军产品,在奥运期间,其日活跃用户已经达到了1500万人,下载量达突破1.3亿。

自6月28日映客创始人兼CEO奉佑生在“第三届网易未来科技峰会”上率先提出“直播+”的概念后,就在直播行业引发一场革命性的颠覆,映客直播+将单纯的交流工具变成了社交平台,其背后的巨大市场令人垂涎。尔后,映客在“直播+医疗”、“直播+综艺”等各方面的试水都令业内外瞩目。

映客推出的“全民直播”战略将自己直播的触角伸到60后、70后中间,最潮大爷王德顺和80岁大妈直播看海这种跨越年龄的直播使得映客成了不同年龄段间人们互相了解的平台,也急速扩大了映客的社会影响与用户群。

与此同时,映客也在不断发起并参与各种公益活动,不断承担自己社会责任的同时也改善了直播行业的社会形象。

有趣的是映客和滴滴有一位共同的投资人——被称为“独角兽捕手”的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不论他是否在投资映客与滴滴之初就对分享经济有所触动,令人好奇的是他现在看到自己投资的两家公司在面对监管时的不同表现,又会有什么样的感触。

无论是抢占先机的映客还是倍感受伤的滴滴,都需要面对监管,需要继续规范自己运营,但是对于映客、滴滴这样的承载了社会责任的“中流砥柱”型的企业,我们是不是应该更多些宽容?

来源:互联网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