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91科技资讯站 > 合作 > > 正文

群雄逐鹿,看六间房怎么玩?

奥运会期间,傅园慧作客映客直播,虽然全场尴尬癌频发,但超过1000万用户观看。随后,跳水队CP秦凯、何姿也在映客直播“花式虐狗”,花椒则是请来了乒乓球球队的张继科,甚至连“飞鱼”菲尔普斯也在一直播开启自己的直播……

如果说一个上半年最“火”的行业,直播肯定当仁不让。

奥运会期间,傅园慧作客映客直播,虽然全场尴尬癌频发,但超过1000万用户观看。随后,跳水队CP秦凯、何姿也在映客直播“花式虐狗”,花椒则是请来了乒乓球球队的张继科,甚至连“飞鱼”菲尔普斯也在一直播开启自己的直播首秀。

今年被称为直播元年,目前,国内市场获得融资的直播平台超过120家,但所有人都清楚,大多数平台打法大同小异,没有本质区别,最终能活下来的平台不会超过十家。

盘算一下目前的直播平台,可能很多人都会忽略六间房,它几乎是国内最早做直播的平台之一,创始人刘岩也在这个领域深耕近十年,如果说其他直播平台已经迭代到2.0版本,刘岩则带着六间房冲到3.0,并且不断做新的尝试。

最近一件事情给刘岩触动不小。在黑马创业营,他带一个创业者培训班,作为互联网老兵,创业者对刘岩非常尊敬,但对六间房却了解甚少。一位创业者问刘岩,“六间房今年收入还有去年的三分之一吗?”刘岩很吃惊,“不会所有人都这样想吧。”

事实上,这几年,六间房虽然低调做事,但无论是营收还是用户一直稳步增长,丝毫没有下滑,网站月活超过4000万。“昨天收入还是我们近期历史新高,只是我们从来不说”,刘岩坐在我对面,目光坚定,神态轻松。

六间房是最早开始做直播的网站之一。2007年左右,视频网站开始了一场烧钱抢夺版权的持久战,由于资本失利,六间房没能赶上这一波,迅速调头开始做直播。去年之前,这几乎是视频巨头都无暇顾及的一块领域,六间房竞争对手不多,刘岩认为即便低调,也完全可以hold得住局势。2014年,国内市场大约有20万主播,一半以上都在六间房的平台。

直到最新一波直播平台崛起,刘岩又一次被互联网的速度冲击,作为最早涉足直播,又转型到秀场的平台之一,刘岩认为自己在这个领域看得足够长远,也有足够的空间施展拳脚。

明星直播是杀手锏还是饮鸩止渴?

奥运明星之前,娱乐明星是直播平台的香饽饽,美拍有范冰冰的巴黎时装秀、黄子韬的米兰时装秀;斗鱼有张召忠《战舰世界》、马东《饭局的诱惑》等;一直播有贾乃亮、黄晓明、周迅等,几乎每家直播平台都希望借助明星光环赢得关注。

“范冰冰来了我会封杀”。并不是为了夺人眼球,深耕行业十年,刘岩不是不懂得游戏规则,只是无论做什么,他都带着一股叛逆和挑战的劲头。这么 多平台都在围绕明星转,他希望将六间房打造成普通用户的舞台,“明星已经有足够的关注度和舞台,他们来了只会抢普通人的关注度,这与六间房的理念不符。”刘岩说。

仔细思考,他的逻辑并非没有道理。明星今天去了A平台,粉丝就一窝蜂来了A,改天去了B平台,粉丝和关注度也会被带走,这与一两年前O2O的补贴大战极为相似,但是直播结束之后,留给平台的是什么呢?

刘岩最近心里盘算着一个策划,把鸟巢的演出场地租下来,不请明星、歌手走红毯、唱歌,而是让普通老百姓上台表演,这与他做秀场的初心契合,为普通人打造舞台。

六间房最近出了个名人,叫猛子,这是一档关于野外探险的直播,类似于《跟着贝尔去冒险》。猛子是贝爷的铁杆粉丝,想要挑战贝爷的生存极限,和搭档“眼镜”两个人,以及一只小狗开始野外探险,他们吃肉蛆、烤野蛇、煮小鳖、捕螳螂,住在用树枝搭建的纯天然帐篷里面。

猛子跟《跟着贝尔去冒险》最大的不同在于,后者是真人秀,无法做到百分之百的“真实”,而猛子则是连续十天、每天十八个小时直播野外生存。今年6月20日在六间房首播之后,27号即升级为两冠,超过3万的粉丝观看猛子的直播。

在刘岩看来,作为一种形式,直播已经成熟,但是内容还处于淘汰阶段。不可否认,目前大部分直播平台上的内容没有什么吸引力,这也是刘岩想深耕的领域。

他对六间房更精准的定位是秀场,而不是直播。主播不再是单纯的看着屏幕和用户聊天,而是有固定的内容。打开六间房的主页也可以看到,不同的房间都有固定的主题,吹萨克斯、钢琴演奏、唱歌、跳舞等等。

刘岩也有自己喜欢的房间,“有位六十多岁的大哥每晚唱经典歌曲,非常有味道。”他说。秀场类的直播形式虽然有一定门槛,但会很稳定,用户量不会“噌”得上去,也不会突然跌下来,比跟着明星走的直播平台更能吸主播和用户。

网红是直播的尽头吗?

客观来说,刘岩是个内心很骄傲的人,虽心有不甘,但并没有忿忿不平。在他看来,六间房在直播行业起了个大早,却没能成为行业翘楚,确实遗憾,但直播这盘大棋远没到分出胜负的时刻。对于直播这件事儿,他有自己的思考,也认为看到了一些别人没有看到的机会。

他认为网红更大的意义在于重构产业链。“去年市面上大约有100万名主播,今年预计能到200万,当这个数字到1000万的时候,会对很多产业进行重构”,刘岩说。

举个例子,代言、电影等资源通常掌握在一些粉丝号召力强的艺人手中,比如范冰冰手握很多美妆品牌,成龙则是众多动作电影的第一人选。当一些关注度高的主播出现时,他们会分散集中在明星身上的影响力和关注度。

事实也的确如此,不少公司在做广告预算时,已经开始试水网红的影响力,“一个猛子或许分散不了,但后面还有十万个猛子”,刘岩语气里带着一股狠劲儿。在他看来,这种重构的范围将会涉及到各行各业,电影行业、音乐行业、艺人经纪、广告行业等等。

在任何一个新兴行业中,想要获取生存机会,都需要经历一段残酷又充满变数的贴身肉搏战。打法清奇的六间房是否能顺利晋级,将时间优势化为成功的砝码,刘岩虽心有猛虎,但更重要的是如何打好手里的牌。

来源:互联网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