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91科技资讯站 > 合作 > > 正文

贵屿之殇:不死的电子垃圾

这是一个电子产品极速更迭的时代。中国的贵屿是全球最大的“电子垃圾村”,每年处理的电子垃圾达千万吨级,其中手机占据的比重逐年增高。……

这是一个电子产品极速更迭的时代。中国的贵屿是全球最大的“电子垃圾村”,每年处理的电子垃圾达千万吨级,其中手机占据的比重逐年增高。电子垃圾在这里被拆解、分类,继而提取出黄金、铜等贵金属,剩余的废料则被焚烧,形成了一条巨大而隐秘的利益链条。

电子垃圾的拆解过程会产生多种有毒物质,威胁着人们的健康。然而,在贵屿工厂里的工人多数为外地人,未享受任何伤病保险。而经过多次整治后的贵屿镇,这里的河流仍会泛出黑色。如同工人的双手,折射着这个时代的色调。

进入21世纪,手机成为更迭速度最快的电子产品之一。资料显示,中国人更换手机的频率为8-12个月,2014年我国就淘汰了4亿部手机。废旧手机零件,尤其是旧电池中含有的有害物质在处理过程中释放出来,污染土壤和地下水。尽管中国人的手机更换率很快,仅10%的手机回收率显然还跟不上手机更新速度。

贵屿的地形属于严重的内涝区,农业生产基本没有保障。曾经是潮汕地区的水路枢纽之一,如今水路也已废弃。早在上个世纪末,贵屿镇就形成了从回收、拆解到加工、利用、销售电子垃圾的完整产业链。至2005年,贵屿全镇从事电子垃圾处理行业的家庭作坊5500户,从业人员达6万多人,占全镇人口一半以上,年创产值近10亿元,占全镇工业总产值90%以上,上缴税收1000万元。

实际上,当地的地下水也不能饮用,井水刚打上来时是干净的,但没过多久就会变成褐红色。当地除小部分人装了从别处引来的自来水外,大部分人靠从流动水车买干净水饮用,肾结石成为当地最常见的疾病之一。

贵屿周边都是丘陵地区,烘烤电路板、焚烧垃圾和塑料回收生产等产生的大量有害气体和悬浮物,很难通过空气的自然流动而散去。因而导致整个贵屿地区的空气质量都非常差。由于抵抗力较弱,那些年纪尚小的儿童成为呼吸道疾病最大的受害人群之一。据2010年公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显示,贵屿6岁以下的乡村儿童有81.8%都患有铅中毒病症。

中科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研究员曾永平也曾经对贵屿进行过调查,结果显示,贵屿镇的多溴联苯醚的空气浓度为21.5纳克每立方米,分别是香港和广州地区的140倍和70倍。而氯代二恶英和溴代二恶英是在贵屿镇检测到的另两种有害气体。

由于当地财政收入在 1990 年以后大部分的财政收入都来源于拆解业,当地政府也在为拆解业的发展提供支持,这也是当地拆解业在 90 年代时能够高速发展的重要原因之一。

一直以来,当地政府对污染最严重的三道工序多次明令禁止:不能用直接加热的办法拆解线路板,不能用酸洗提炼贵金属,不能焚烧电子垃圾。然而,并未奏效。直到2012年,一项专门制定的《汕头市贵屿地区电子废物污染综合整治方案》颁布,电子垃圾产业对贵屿镇造成的环境污染等问题开始受到官方重视。现今,由于贵屿循环经济工业园可容纳的厂家数量和对比园外显得昂贵的租金问题,园外依旧有少量的私人作坊,游走在“灰色地带”。

从职业选择到个人健康,电子垃圾产业影响着每一个身处贵屿之中的当地人和外地人。据统计,贵屿镇的总人口约20万人,外来人口约20万人。本地人深知拆解电器对身心可能造成的伤害,因此,极少本地人愿意参与到具体的拆解工作去,除了简单清洗塑料这样一些的确轻松而又没有伤害的简单工作。具体拆解的工作几乎全部由外来人承担,本地人因此付给外来人一份微薄的工资,成为他们的主要收入来源。

由于职业分配不同,贵屿当地人与外地人的收入差距也非常明显。实际上,贵屿本地人的经济收入和消费水平很高,路上随处可见挂着本地车牌的各种进口轿车,几条主街道在繁华程度不亚于珠三角经济发达地区。外地人只能为本地老板打工,主要从事的都是当地人不愿意干的、较为劳累而收入较少的职业。

贵屿电子垃圾工厂的雇佣方式非常灵活,工人在一家工厂的停工暂歇时间也可自行组队去别家工厂工作。只是,无论在哪家工厂,工人都无法得到保险、职业病防护等应有的福利待遇。工人面对“是否有定期体检”的问题,面露不解,他们有些甚至不了解这份工作潜在的危害。

目前,我国已成为世界第一大电子垃圾生产国,2015年中国回收利用的废弃电子产品达1亿5274万台。到2031年,我国电子产品报废量将达到5.16亿台,计1300万吨。废品总需要消解,基础产业先天不足的贵屿在电子垃圾产业似乎找到了“归宿”。然而,贵屿循环经济产业园将大大小小的工厂、作坊汇集在一起,整个回收工序的技术水平未有明显提高,环境污染和健康危害,仍是当地不可言说的痛。

来源:未知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