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91科技资讯站 > 合作 > > 正文

酷狗音乐副总裁谢欢:用粉丝经济玩转演唱会直播

从日韩案例来总结粉丝经济2.0时代,未来的造星会有两个特点:第一点是去中心化,除了金字塔尖,塔底下的好声音、好歌曲同样值得关注。……

就在刚刚过去的电商618大战后不久,音乐产业也来插一脚,首届道略音乐产业大会在中华世纪坛举办。本次活动由道略音乐产业研究中心主办,北京市文化局、中共海淀区委宣传部支持。这么高大上的大会将分为现场音乐板块+投融资板块,与在场音乐人共同探讨、深度剖析2014-2015年中国现场音乐市场发展状况。大会的重头戏当然是各大音乐行业的巨头告诉我们音乐行业未来的发展走向,整个大会的气氛像是一场哈佛的公开课一样爆点不断。

在会场上记者发现酷狗这家成立于2004年,作为“数字音乐领域中最持久,拥有7亿用户的第一音乐平台”也一改以往低调的形象,正式在行业发出更多的声音。酷狗音乐副总裁谢欢在大会分享的题目是《“音乐直播”与“粉丝经济”》,内容关于在线直播平台的生态圈、如何用粉丝经济打造偶像艺人和演唱会直播,作为一个具有10多年在线数字音乐的互联网公司,酷狗对于行业的思考还是值得业内人士参考和借鉴的。

一开场,酷狗音乐副总裁谢欢带着三个问题进来:

“大型演唱会直播为用户创造了新的价值吗?”

“谁在为现在如火如荼的演唱会直播买单,这是一个可以持续复制的商业模式吗?”

“大牌明星做演唱会直播有人气,那占大多数的非一线歌手或者新人怎么办?”

就在谢欢三问在线演艺平台后,整个会场变得鸦雀无声。来自道略音乐产业研究中心发布的2014-2015中国现场音乐产业报告显示,2014年现场音乐票房39亿,而大中型演唱会以47%的场馆数量带动93%的票房,有能力做大中型演唱会的歌手只有几十个,成为各家演出公司争抢的红海市场,而能让更多歌手演出的live house虽然增速很快,新增演出场所达到100家,但整体票房规模不足5000万,且9成的场所每周演出不足1场。“大型演唱会直播和目前的演出行业一样,只关注金字塔头部的大咖歌手,其他大部分歌手将如何受益,这是我们酷狗一直在思考和实践的问题,而且互动才是直播的基础,大型演唱会直播还没能解决网络前观众和现场明星的互动问题,很难带来实质性的收入。今天我希望和大家分享下繁星网的探索,怎样用直播做到叫好又叫座的”谢欢这段话调动起了大家的兴趣。

1.繁星网=在线Live演唱会+艺人的粉丝圈儿

在酷狗的一站式音乐平台里面,繁星网被定格在互动娱乐版块上。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大会上谢欢淡化了数字音乐这块酷狗传统最大的业务,大谈在线演艺平台概念。更没有刻意去区分PC和APP终端的发展。因为随着4G业务的橘子红了,在线演艺的市场也渐渐熟了,音乐、演唱会live将不再局限平台,用户能随时随地地关注自己喜欢的明星艺人进行互动消费。繁星网除了传统的明星直播业务外,更有艺人主播直播、5sing live原创音乐人直播、弹幕演唱会直播等等更具互联网生命力的产品。在繁星网的平台上,艺人的直播间就像一个个自我展示区,任由用户选择自己喜欢的类型的艺人。粉丝们用各种各样的虚拟礼物为自己支持的艺人点赞、众筹、互动,在直播的期间不少热心的粉丝还会反馈意见,繁星网收集后会通过大数据为艺人的发展方向作出调整参考。

在酷狗淡化传统业务自信的背后是靠数据反馈所得来的。据谢欢透露,繁星网2012年9月上线至今三年时间里已有7000万注册用户(DAU中40%来自手机),平台有20000注册艺人,他们平均月收入过万,而其中有1200人来自各个唱片公司的输送,或者本身就是音乐人。“音乐属性强也是繁星网区别于所有直播平台、秀场平台的最大特点,我们就是做音乐的。”谢欢说。

2.在平台后面是一个宏大的造星生态

仅靠一个简单的在线演艺平台并不能给整个行业带来多大的影响,同样的竞品还有乐视、腾讯等巨头。但谢欢认为,竞品的在线直播业务并不能解决行业让“大多数人受益”的问题,繁星网就是酷狗在这个方向上摸索出来的产品,繁星网在线直播平台的背后是关注乐坛新人、关注大多数歌手和粉丝互动交流的宏大的造星生态,为此繁星准备了造星三步曲。

首先,从普通主播做起,直播互动,积累粉丝。譬如从繁星网走出的庄心妍就是致力音乐旗下艺人,拥有20万的粉丝,每场直播人气超过5万人。在2012年10月份繁星网上线不久,她就来到这里直播,短短15天便积累了过万的粉丝。在第二年的2月,庄心妍首张个人专辑通过繁星网络发售,取得5天2400张的成绩,粉丝经济推动下的购买力可见一斑,短短几个月的发展就取得这个成绩更体现了繁星网精准推送的操盘能力。

第二步,随着粉丝数增长,不断推出音乐作品。当粉丝数发展到5万的时候,繁星网将通过合作的唱片公司、和酷狗旗下的5sing原创音乐基地为艺人量身打造歌曲,通过酷狗音乐平台首发推广,在最短的时间内打出最大的影响力。“在每天30多亿次播放量的酷狗平台上,首页上的歌曲每天至少被收听一百万次以上,这种传播力度加上粉丝的积极参与,可以迅速引爆新人歌手”,谢欢表示。

第三步,对于粉丝达到10万这个数量级的粉丝,繁星网将为其众筹歌友会。与传统的歌友会不同,繁星网更强调线上线下的互动。在今年的5月31日,来自乔韵文化的张梦弘的歌友会就是繁星网给音乐行业带来的答卷,3小时的线上线下互动转化收入达153万,媲美一线歌手的线上演出门票收入。接下来Gogomusic的童可可等一些列90后新锐歌手也将通过繁星网举办众筹歌友会。

透过这点差异化可以看出,繁星网除了业务发展的需求外,更想着力和唱片公司合作为音乐产业带来更多新生力量,让优秀的原创音乐人不再受到现场演出场地的局限而被埋没。繁星网这种以粉丝和大数据分析为基础的造型模式,创造出的歌手都是繁星和唱片公司双赢的。

3.粉丝经济2.0时代音乐新生态是什么模样?

AKB48、韩流等各式偶像团体盛行的背后是文化的悲凉。韩国和日本的天团在中国语言不通的情况下,以惊人的姿态横扫市场说明了现代中国音乐文化根基的薄弱。这些团体的盛行和粉丝经济的助力养成是脱不开关系的,那么在互联网这个平台上,如何用互联网思维打造具有自己文化特色天团呢?

从日韩案例来总结粉丝经济2.0时代,未来的造星会有两个特点:第一点是去中心化,除了金字塔尖,塔底下的好声音、好歌曲同样值得关注。第二点是互动,互动才是粉丝2.0时代的核心,没有和互联网用户互动的live是没有价值的,因为互联网的用户在消费的时候会更为谨慎。在这点上,酷狗也有了一个大数据摸索,将票务和众筹精准定向推给合适的用户及粉丝,再通过互动直播达成双赢局面。

酷狗除了繁星网这个造星平台,还通过大音乐平台产品整合唱片、演出公司的资源打造造星生态链。首先艺人从网上获取成熟的付费粉丝,再通过5sing原创平台获取原创音乐,然后再酷狗音乐平台进行病毒发散式精准传播。当粉丝资源积累到一定成熟程度的时候,演出公司和唱片公司将携手优秀的艺人更进一步商演。

实际上,在这个淡化传统数字音乐业务的分享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大型数字音乐平台转型的勇气。酷狗不甘于传统优势业务上打补丁,更多是思考如何为整个音乐产业带来更多的活力,将自己的传统平台业务打造成一个注重生态的产业链。这说明,在移动互联网时代,传统的平台业务不能满足传统互联网公司的发展,生态链是传统互联网公司的新追求,而酷狗也在随时变化,并从中获得前进的新动力。

来源:未知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