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91科技资讯站 > 通信 > > 正文

运营商终端公司或失国企身份:人才流失加剧

由于收入持续下滑,运营商正经历离职潮,而这个“去国企化”的消息,或让人才流失加剧。……

三大运营商三年内营销开支要削减400亿元。其最大的影响是,合约机也要随之削减,将从600多个品牌大减至30个左右。对于运营商内部曾经的“朝阳部门”终端公司来说,这是一个“致命”消息。近日,关于终端公司或将市场化运作的消息,在运营商内部流传甚广。不少基层员工对于可能失去“国企编制”更是耿耿于怀。据记者了解,由于收入持续下滑,运营商正经历离职潮,而这个“去国企化”的消息,或让人才流失加剧。

终端公司或市场化运作

“市场化运作,高管们当然愿意,因为现在他们拿死工资,一旦正式市场化就有高额的bonus(奖金)。基层员工则大多不愿意,千辛万苦进入国企,谁愿意失去编制?”在广州一家餐厅,拥有硕士学历,自称“活得很累”的某运营商终端公司中层管理人员陈先生(化名)向记者表示,市场化运作是运营商终端公司转型的方向之一。

陈先生所在的运营商终端公司是由运营商的终端采购部演化而来,在合约机泛滥的3G时代,一度是运营商的“朝阳部门”。当时一位终端公司省级分公司老总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曾表示,依靠庞大的补贴,运营商终端公司主导的渠道已经成为最重要的渠道,他们正彻底打败社会手机渠道商。

可万万没有想到,4G启动了不久,运营商主导的终端渠道却遭到了“绝杀”。近一段时间运营商大规模削减营销开支成事实。面对三年内高达400亿元的削减配额,运营商高层管理搔破脑袋:不但各地机场、火车站的VIP厅不能再要,合约机也成为削减营销的对象。

据记者了解,此前全国完全依靠运营商渠道的合约机品牌高达600之多。在许多内陆省份的二三线城市,有不少每年只卖几万台、十几万台的小手机厂商靠合约机养活。不过运营商内部正在划定一条红线,只允许大约30个品牌在全国存活。

合约机计划大幅削减,不但消费者,产业链受冲击,运营商终端公司内部员工日子一样难过。某运营商终端公司内部人士向记者表示,如果每年只剩下30个品牌,即使每个品牌每个季度推一款新机器,那一年全国也就120款新机器,根本无需保留庞大的终端公司去运作。

基层员工不愿失去编制

“其实我们现在跟天音、爱施德、乐语这些渠道商,在工作上没啥差别。”陈先生向记者表示,运营商终端公司的运作早就非常“市场化”,但由于是国企,员工并没有享受到市场化企业的福利。

尽管收入不高,内部对市场化分歧却很大。“现在我们是国企的编制内员工,一旦市场化,就失去国企身份。不过管理层肯定能拿到高额业绩奖金。”陈先生说。记者就此事向多家运营商求证,但截至发稿前尚未获得正式回复。

其实个别运营商终端公司的高层早就已经敏锐地嗅到前景不妙,跳槽到收入更丰厚的企业。比如一位记者熟悉的运营商终端公司省级负责人,虚拟运营商一发牌就跳槽到某家知名企业下属虚拟运营商,干了一个月不到,又跳槽到某家著名的互联网公司。

“运营商终端公司给他年薪几十万,虚拟运营商承诺给他一年几百万,是十倍。”一位知晓内情的人士向记者表示,民营企业由于管理没有国企严格,给钱“豪爽”得多。另一位中国联通(16.55, -0.10, -0.60%)高管周友盟,也被以十倍以上的薪酬挖到虚拟运营商。

运营商人才流失严峻

“十年前我刚入行,当时运营商工资高达上万月每月,一个月工资可以买两三平方米的房子,是绝对的高薪。十多年过去了,我工资降到七八千,广州中心六区房价却逼近三万。”某运营商员工李先生(化名)近日向记者吐苦水。据记者了解,由于收入持续下滑,运营商正经历离职潮,越来越多的员工从曾被视为金饭碗的运营商跳槽到虚拟运营商、渠道商或其他行业。

“跳槽进去后,我才发现跟想象不一样。”一位曾成功从手机连锁卖场跳槽到运营商终端公司的管理人员说。于是,才呆了几个月,他又跳槽到某家手机生产公司去了。“工作非常累,收入不太高,管理很严格。”该人士表示,运营商的工作压力跟人们想象中的国企完全不一样。

一位中国联通部门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以前运营商的核心员工很少会外聘,通常都会进行校园招聘,然后逐步培养,但由于目前是用人之际,他们也会直接向社会发掘优秀人才,“这些员工原来都是在广告公司工作,我接触后不错,就把他们都挖过来了。”据他介绍,目前中国联通内部升迁机制比较灵活。

近日记者拜访的某家运营商的一位负责人表示,运营商凭着大国企的牌子,还是能吸引不少高学历毕业生。“校园招聘时硕士学历通常是起点。但很多毕业生进来后很快又走了。”

相关新闻

三大运营商9月30日前关闭全国机场VIP室

据近日消息,三大运营商已经内部通知,要求各地分公司在9月30日前关闭全国机场VIP室,这意味着原本拼抢建设的运营商机场VIP室将寿终正寝。这与日前国资委要求三大运营商消减营销费用有关。

据了解,在各项营销费用中,运营商机场VIP室是一个比较显眼的问题,据悉,一个运营商首都机场VIP室一年的费用就要四五百万,而中等城市运营商机场VIP室一年也要百万元。目前的主要问题是,有些机场VIP室的租赁时间并非到期,但也只能违约终止,浪费租金,另外,机场VIP室工作人员的安置也是个问题。

市场化运作,高管们当然愿意,因为现在他们拿死工资,一旦正式市场化就有高额的bonus(奖金)。基层员工则大多不愿意,千辛万苦进入国企,谁愿意失去编制?

——某运营商终端公司中层管理人员陈先生(化名)。

来源:新浪科技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