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91科技资讯站 > 通信 > > 正文

“叫停门”引虚营商反思:市场化还有多久

基础运营商想要稳步推进虚拟运营商的试点进程,蜗牛的抢跑行动必然会引起基础运营商的警觉。……

前两批获得虚拟运营商牌照的19家民营企业,刚刚迈进电信行业的大门,正准备大展拳脚,其中的“抢跑者”就被基础运营商喊了停。他们就像刚入职场的顽皮男生,正要表现一下自己的聪明才智,就被师傅呵斥了一声:你还是先练好基本功吧!

这只虚拟运营商小伙伴里的“出头鸟”,正是一天之内经历了正式放号、被紧急叫停的蜗牛移动。事情发生之后,有人拍手叫好,也有人摇头叹息。蜗牛究竟违了什么规?抢跑的虚拟运营商触动了谁的神经?虚拟运营商的大规模放号离我们还有多远?

抢跑虚拟运营商被紧急叫停

5月21日上午,苏州蜗牛旗下的蜗牛移动宣布,在16省34个城市正式发售170号段的SIM卡,以及语音全免费、流量两年不清零的“999免卡”半年套餐,同时开启友好用户体验。从涉及城市的数量来看,蜗牛的放号规模远大于其他虚拟运营商。

然而,戏剧性的一幕随即出现。就在当天晚上,蜗牛CEO石海在虚拟运营商的微信群里,用自我调侃的方式向大家宣布:蜗牛的放号行动被与之合作的基础运营商——中国联通紧急叫停了。

当时,对于“叫停事件”的原因,蜗牛和中国联通都没有及时作出说明。次日傍晚,中国联通给出的官方解释是:苏州蜗牛尚未与中国联通商定业务正式开通的时间。

联通方面称,虽然苏州蜗牛在其官方网站上宣布正式放号,但根据中国联通与苏州蜗牛于2013年10月签署的《移动通信转售业务试点合作协议》的约定,苏州蜗牛业务正式开通日,需双方书面确认。目前,中国联通未接到苏州蜗牛正式开通移动通信转售业务的申请,双方尚未确认业务正式开通日。

对于这个官方解释,一些业内人士认为它并不能反映事件的全貌。一时间,对叫停事件“深层原因”的猜测此起彼伏。

有接近当事双方的知情人士称,虚拟运营商与基础运营商在合作协议中约定了三个时间段:第一阶段是友好用户体验,需要限定在少数城市的范围内;第二阶段是试商用放号,涉及的城市范围也不能太大;等到用户增长及其他各项指标全部达标之后,才能进入第三阶段,也就是正式放号的阶段。

“基础运营商想要稳步推进虚拟运营商的试点进程,蜗牛的抢跑行动必然会引起基础运营商的警觉。”该人士分析认为,蜗牛虽然也同步启动了友好用户体验,但在没有得到基础运营商许可的情况下就打出了在34个城市“正式放号”的宣传字眼,再加上蜗牛所承诺的“免费”有一些限制条件,而这些条件又遭到了部分竞争对手和用户的投诉,所以与蜗牛对接业务的中国联通更有理由采取叫停措施。

蜗牛赔偿方案引旁观者叫好

在放号行动被叫停两天之后,蜗牛移动对外发出了《致蜗牛免卡用户的一封信》,这封公开信主要表达了两层意思:第一,对此次叫停事件“不予置评”;第二,已经购买号卡的用户可以全额退款,已选号未发卡并发起退款的用户,以及未选号并发起退款的用户还将得到100元的“歉意金”。

蜗牛方面称,参与友好体验的用户于近日已陆续收到了999免卡,并针对999免卡的相关服务进行了体验,这部分用户将继续享受蜗牛移动此前发布的友好体验的承诺:在友好体验期内可随时发起无理由全额退款。

蜗牛同时表示,在接到联通官方通知、蜗牛免卡暂停放号后,有大约七千多名已选号用户无法进行发卡,有数万名用户还未来得及参与选号,建议这部分用户进行退款操作,这些用户同时还会额外得到100元歉意金。

按照蜗牛的承诺,已发卡的友好体验用户可以全额退款;已选号未发卡并发起退款的用户,以及未选号并发起退款的用户,其支付宝账户将在7个工作日收到两笔款项:一笔为退款,另一笔为单独发放的100元歉意金。

在蜗牛移动发出这份说明之后,舆论开始倒向蜗牛。

对此事件,作为蜗牛CEO的石海再次出面发声。“因为不能做到三天内发卡,蜗牛严守承诺,歉意赔款。虚商第一仗,背后打暗枪,蜗牛损失惨重,免卡铁杆粉丝初现,被行业整了,被用户捧了。”石海说,“蜗牛请你不要跑的太快,这里不是互联网行业的完全市场化竞争,是准备引入市场化竞争的前期。”

一部分观察人士认为,这次“叫停事件”未必是一件坏事,它也许是推动国内电信行业良性发展的必要一环。“蜗牛不惜用银子维护170号段的信誉,也是为虚拟运营商整体170号码给予了信誉补贴,”有电信行业的资深人士鼓励蜗牛说,“完全市场化竞争的春天迟早会到来。”

牵绊难挡 虚商规模放号尚早

短短几天时间,蜗牛成了被枪打的出头鸟,但也无意间收获了百倍的宣传效果,俨然成了虚拟运营商队伍里的“领导者”。

这种意外收获的宣传效果只可能有一次,所以没有第二家虚拟运营商敢用类似的出位举动再来博眼球。有了蜗牛放号被叫停的先例之后,其他虚拟运营商就只能放慢脚步、察言观色,先在小范围内开展业务,然后再一步步地按照基础运营商的指令行动。

有业内人士指出:这次“叫停事件”反映了虚拟运营商与基础运营商之间的博弈,基础运营商与虚拟运营商之间既有合作关系又有竞争关系,电信行业向民营企业开放的矛盾不可避免地开始暴露。同时,无论是心理上,还是系统对接层面,基础运营商现在还没有做好能让虚拟运营商规模放号的准备。

按照中国联通市场部相关负责人的说法,“联通对虚拟运营商开展业务是大力支持的,但大规模放号需要时间去准备,现在任何虚拟运营商都还不具备大规模放号的条件。”据了解,在目前这个阶段,即便是行动较早、合作心态更开放的中国联通,也还在与虚拟运营商进行对接测试,需要在号卡、客服、IT系统、财务等很多方面支撑虚拟运营商的运作。

“虚拟运营商在业务推进的过程中,难免会遇到一些阻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某虚拟运营商工作人员认为,与基础运营商对接合作,虚拟运营商就不可避免地要受到一些牵绊。

“同时,虚拟运营商自己也应该清楚地认识到,电信市场是一个很专业的市场。虽然虚拟运营商都有围绕自身主营业务的不同玩法,但我们既然选择了要进入电信行业来玩,就需要遵从这里既定的规则和玩法。”这位工作人员说。

按照电信市场的玩法,业界期待已久的“虚商规模放号”的竞赛场景,恐怕要推迟一段时间了。不过,虚拟运营商对传统电信市场的搅动,已经初显效果。

更灵活的资费方案,就是眼下可以看到的最直接的变化。在蜗牛移动以“流量不清零”的概念大规模炒作之后,“无套餐”、“流量不清零”、“流量可分享”这几条就几乎成了虚拟运营商资费政策的“标配”。

尤其引人注意的是,虽然这类资费方案饱受争议(它们都是有条件限制的,并不是真正全免费,也不是真正的流量不清零),但这种方案却被包括中国移动在内的基础运营商效仿。中国移动在新的4G套餐方案中,也推出了三个月不清零、半年不清零的流量包,流量包的使用周期从过去的一个月扩展到了一个季度、半年。

一时间,虚拟运营商关于资费政策的几个创新,突然就变成了电信市场上并不稀罕的普遍现象。“这就是虚拟运营商带来的鲶鱼效应。”上述虚拟运营商工作人员说,“虽然虚商难免受到政策牵绊,但电信行业真正市场化竞争的大门迟早会打开。”

来源:新浪科技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