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91科技资讯站 > 通信 > > 正文

VoLTE成运营商4G语音终极方案

在LTE时代,尽管数据业务是运营商创收的重要砝码,但语音业务仍会持续增长且基数较大,因此语音业务在LTE时代仍会是运营商重要的现金流来源。……

在全球主流移动通信运营商确定了向LTE演进这一大方向的同时,VoLTE也渐渐确立了终极语音解决方案的地位,世界主流的运营商、设备制造商、终端芯片厂商都将VoLTE纳入了其发展规划。与此同时,作为LTE语音的过渡性方案,CSFB(语音回落到电路域)和双待机也将在一段时期内与VoLTE共存。

那么,VoLTE与其他过渡性的语音解决方案相比具备哪些优势?运营商在部署VoLTE时又将面临哪些挑战?产业链各方对于VoLTE的响应速度究竟如何?对于这些问题,诺基亚西门子通信(下称“诺西”)大中国区副总裁潘波在接受专访时为我们进行了解读。

过渡方案:CSFB和双待机生命周期仍将延续

在LTE时代,尽管数据业务是运营商创收的重要砝码,但语音业务仍会持续增长且基数较大,因此语音业务在LTE时代仍会是运营商重要的现金流来源。相关报告预计,2012年到2018年,移动网络上的语音业务每年在运营商收入中的占比将为60%-70%,随着更加丰富的智能手机的问世,更加丰富多彩的语音业务功能将得以实现,这也将促使语音业务在LTE时代大有可为。

现阶段,LTE语音解决方案包括CSFB、双待机、VoLTE三种。其中,前两种方案虽然技术实现不一样,但有个共同特点,就是数据业务承载于LTE网络,而语音业务承载于2G、3G网络。

然而,CSFB和双待机作为LTE语音的过渡性解决方案,都存在一定的技术局限性。CSFB是通过使驻留在LTE网络上的手机信号快速回落到3G/2G网络的方式实现语音通信,此方案要求基带芯片支持CSFB算法,虽然终端的总体设计难度小于双待机方案,但其缺点是需要对3G/2G网络进行改造,同时对LTE网络优化提出了更高要求,会在一定程度上影响LTE布网速度。

双待机则是数据业务和话音业务分别驻留在LTE和3G/2G网络,优点是对LTE网络和3G网络之间的互操作要求较低,对3G网络的改造和影响较小,可以实现LTE和3G网络各自独立的优化和灵活演进,有利于LTE的快速布网;其缺点是在射频干扰、耗电、成本、尺寸等方面增大了终端设计的难度。

另据潘波介绍,“CSFB的话音接通时间比较长,现网测试的语音接通时间在7-12秒左右,如果在大网的接通延时可能会更长,而现网测试的VoLTE话音接通时间仅为1.7秒;双待机的功耗问题也比较突出,必须订制具有双接收器的手机,需要手机厂家积极配合投入。”

因此,潘波认为,“CSFB和双待机都是为了向VoLTE演进开发出的过渡性技术,也将在一段时期内与VoLTE共存。其中,在支持国际漫游的前提下,CSFB的生命周期会相对比较长,同时双待机方案作为一种终端形态将长期存在。”

终极方案:VoLTE优势明显受运营商青睐

不过,无论上述两种过渡性技术将存在多长时间,VoLTE都势必会成为LTE语音的终极解决方案。潘波指出,相对于传统的语音解决方案,VoLTE更加适应IT化社会的发展,其优势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一是更高的频谱利用率,在空口资源有限的情况下,VoLTE可实现2倍的话音利用率和3倍的数据利用率;二是更好的话音体验,VoLTE没有了拨号后漫长的等待时间,可实现更清晰更逼真的话音,其话音体验甚至高于OTT,能带给客户更好的感受;三是更丰富的业务体验,VoLTE可以在标准话音基础上引入更丰富的话音业务体验,从而应对来自OTT的竞争与挑战,同时更少的信令交互可以有效延长终端的待机时间。”

由于VoLTE是架构在LTE网络上全IP条件下的端到端语音方案,数据、语音业务全在LTE网络解决,可降低运营计费复杂度、提升客户语音感知,因此目前VoLTE已经得到了全球许多主流运营商的支持,并在现网验证了VoLTE的可行性。

目前,国际上已有韩国SK电讯、LG U+推出了基于LTE FDD网络的VoLTE商用服务;美国运营商Verizon也计划在2014年商用VoLTE;AT&T也宣布已经在一些地区进行了VoLTE测试,并将在今年年底进行初步市场推广。

催熟商用:中国移动明确VoLTE路线图

特别是在今年6月举行的GTI亚洲大会上,中国移动正式发布了VoLTE白皮书,明确将VoLTE作为LTE语音目标方案,并制定了详细的部署计划:今年第四季度进行小规模测试;2014年第二季度进行外场试验;2014年第三、四季度实现全国VoLTE商用。

“随着中国移动在今年规模商用TD-LTE网络,全球整个VoLTE产业链也会因此受益,达到一个加速催化成熟的效应。”潘波同时指出,“手机和网络设备厂家,也在积极地配合中国移动TD-LTE的发展,提供更进取的支持VoLTE路标,务求与中国移动VoLTE技术的发展目标同步,达到双赢的局面。”

目前,诺西所有的商用网元,都已经具备了端到端的VoLTE支持能力。同时,诺西也积极参与中国移动所推动关于VoLTE的一切实验室测试、现网验证和商用计划。潘波表示,“诺西在全球丰富的VoLTE商用部署经验也将为中国移动的VoLTE快速商用提供有效借鉴,诺西感到非常荣幸,能成为业界其中一个参与者,见证这振奋的VoLTE时代。”

两大关键:IMS网络+虚拟化核心网

不过,尽管VoLTE的技术标准、网络架构及业务流程已经非常清晰,但在实际的VoLTE建设和业务部署中,还需要终端、网络等产业链各环节的全面支持。

在终端方面,潘波认为,“VoLTE时代的终端的发展趋势是将VoIP客户端软件集成到芯片组中,而不是作为一个终端中独立的应用软件。与2G/3G中的语音软件类似,VoLTE客户端软件运行在Modem处理器上,而在通话时应用软件处理器进入休眠状态。”

目前,市场已在售的VoLTE终端主要以三星Galaxy S III和LG Optimus II为主。潘波预计,未来商用的VoLTE手机,将会是支持多频多模的终端,除了支持中国移动的TD-LTE外,还支持LTE FDD和大部分现有的2G与3G模式,支持无缝的国际漫游出访和漫游来访。

“与此同时,无论是LTE FDD还是TD-LTE,VoLTE的核心网络都是相同的。对于核心网来说,VoLTE核心网需要在紧急呼叫等监管业务、全球漫游服务、语音业务连续性、语音业务QoS保障等方面为终端用户提供电信级的服务质量。”在潘波看来,“VoLTE的核心是IMS网络,因此首先需要建设一张适合做VoLTE的IMS网络,同时需要建立虚拟化的核心网来更好地支撑VoLTE。”

据潘波介绍,诺西已经承建了全球目前最大LTE运营商Verizon的IMS核心网。从2010年部署以来,伴随Verizon网络高速增长,已经超过了2600万用户。在与Verizon的多年合作中,诺西积累了服务于大型网络的大量宝贵经验,这些宝贵的经验同样可以应用在其他大型的运营商网络。

编辑点评:4G的网络传输速度比3G快几十倍,即使在土豆、优酷上看高清电影,也完全hold得住。 但是4G的语音通话质量问题,一直备受业界以及用户的关注。

来源:网易科技
信息也是生产力,精简才是硬道理!情报猎手带你突破信息迷雾,每日独家为您锁定最有价值的IT行业新鲜事。打开微信,扫描关注,赢取每月粉丝奖!